pdf

香港联交所将修订上市规则以吸引更多生物科技和高科技公司上市

十二月 22, 2017

 

个別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以及不同投票权架构公司和已在海外上市公司将有资格在主板上市


简介

经过在2017年6月开始为期两个月的公开咨询后,香港联交所于2017年12月15日刊发其《建议设立创新板咨询总结》,加强和拓宽其上市渠道,从而接纳更多元化的公司在香港市场上市集资,尤其是生物科技、互联网和高科技行业(“新经济公司[1])。

香港联交所原本在《框架咨询文件》中建议设立一个主板及创业板以外的新板块,但经过咨询后最终决定修订《主板上市规则》(“《上市规则》”),以便下述类型的新经济公司在主板上市:

(i) 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

(ii) 不同投票权架构公司;和

(iii) 已在海外上市而寻求主板第二上市的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

对于期望在香港集资的众多公司而言,这无疑是个令人振奋的消息。


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有望在主板上市

《上市规则》中将新增一个章节,以便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在主板上市。香港联交所最初建议为某些未有收入或尚未盈利的新经济公司设立独立板块,但最终决定保留一个优质主板,而不是一分为二。

然而,香港联交所将只允许生物科技公司在未有收入的情况下上市。其理由是生物科技公司多受严格规管,相对于其他类型的未有收入公司而言,生物科技公司对投资者构成的风险较小。香港联交所指出基于其在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上市中取得的经验,其可能会在日后适当更新其指引。

希望按照新章节申请在主板上市的生物科技公司无需满足《上市规则》第8.05节项下的财务资格标准,但在上市时的预期最低市值不得少于 15 亿港元[2]。此外,其还必须满足以下各项要求:

  • 以研发为主,专注开发全新或创新产品,处理方法或科技;
  • 具备独特的创新理念或知识产权,可合理预期衍生专利、版权及/或商业秘密;
  • 上市集资主要作研发用途,以将某些产品/处理方法/科技推出市面;
  • 至少有一个产品/处理方法/科技已通过概念开发过程(例如相关药物和安全监管机构,如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或欧洲药品管理局所规管的药物已通过首阶段临床测试, 并已取得进行第二阶段测试所需的一切必要监管批准);
  • 拥有多项长期专利、已注册专利及/或专利申请,可证明公司对新科技或创新理念的拥有权;
  • 曾有至少一名资深投资者进行投资(包括金融机构)(请注意为了确保上市后市场流通,基石投资者在生物科技公司上市时所持有的股份,并不会纳入最少公众持股量的计算);
  • 能够达到较高营运资金要求(拥有随后  12 个月内维持发行人现行水平所需的125%),并在上市前最少两年一直从事现有业务;
  • 能够作出额外的风险披露、披露其产品的开发阶段及潜在市场、披露研发开支明细、获授及申请中的专利以及管理人员在研发方面的经验。

不同投票权架构公司

不同投票权的设计旨在赋予某些股东比其他股东更多的权利。然而,《上市规则》的主要原则之一是所有股东应得到平等对待,因此,香港联交所不允许不同投票权的架构。在2014年香港错失阿里巴巴的上市后,该问题尤为凸显。阿里巴巴随后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并成为当时历史上最大一宗首次公开招股。

在错失阿里巴巴上市后,香港联交所于2014年刊发《不同投票权架构概念文件》并将其在2014年咨询中收到的某些反馈意见纳入《框架咨询文件》。在《咨询总结》中,香港联交所决定在《上市规则》中新增一个章节,从而方便不同投票权架构的“新经济”公司上市。为了符合该新章节项下的上市资格,公司必须满足以下条件:

(a) 公司的性质:香港联交所认为“新经济”公司是具备以下多于一项特点的创新产业公司:

  • 公司成功营运有赖其核心业务应用了新的科技、创新理念及/或业务模式, 亦令该公司有别于现有上市公司,与众不同;
  • 研发将为公司贡献一大部分的预期价值,并以研发为主要业务及占去大部分开支;
  • 能证明公司成功营运有赖其专利业务特点或知识产权;及
  • 相对于有形资产总值,公司的市值/无形资产总值较高

请注意上文对新经济公司的定义同样适用于寻求在香港作第二上市的公司,详见下文

(b) 公司业务成功:证明业务高增长的纪录,可利用业务活动、用户、客户、单位销售、收入、盈利及/或市场价值等营运数据客观计量,及高增长轨迹预期可持续。

(c) 不同投票权持有人的贡献:每名不同投票权持有人的技能、知识及/或战略方针均对推动公司业务增长有重大贡献;公司价值主要来自或依赖于其贡献。

(d) 不同投票权持有人的责任

  1. 每名不同投票权持有人均积极参与业务营运的行政事务,为业务持续增长作出重大贡献。
  2. 每名不同投票权持有人当前或将于上市时担任发行人的董事。

(e) 外界认可:申请人得到资深投资者(包括金融机构)提供有意义(不只是象征式投资)的第三方投资。该等投资者于上市时的总投资额最少有50%要保留至上市后满六个月。倘申请人是由母公司分拆出来,或属于其他特殊情况,此规定将不适用。

(f) 最低财务要求:申请人预期市值不少于100亿港元。申请人的预期市值少于400亿港元的,该申请人在最近一个经审核财政年度录得最少10亿港元收入。

(g) 合资格人士:不同投票权股份仅限于发售给董事,从而确保只有曾经并将继续对公司业绩表现肩负责任的人士方享有不同投票权。倘不同投票权股份被转让予另一名人士或股东不再是公司董事,该股份所附带的不同投票权将失效。

(h) 不同投票权的权力限制:任何股份的不同投票权不得超过普通股投票权的10倍(即:一股不同投票权股份拥有的票数不可超过10票)。

对普通股(非不同投票权)股东还明文规定了一些保障措施,包括股东大会上的比例以及有权召开股东大会等。此外,公司组织章程文件的重大变动等主要事宜必须按“一股一票”原则决定。

香港联交所还将落实加强披露和加强企业管治的规定,包括该类不同投票权架构公司须长期委任合规顾问。


第二上市

目前,寻求在香港联交所第二上市的发行人必须满足以下条件:

  1. 其已在另一家证券交易所上市;
  2. 投资人在该证券交易所现时的股东保障水平须至少相等于香港规定的水平;
  3. 其大部分股本证券将不在香港联交所买卖;及
  4. 其满足与某个外国市场有关的“业务重心”测试[3]

香港联交所建议为符合所有上述条件及下列各项要求的新经济公司提供新的第二上市渠道:

  1. 目前在合资格交易所主要上市[4]
  2. 至少最近两年在合资格交易所上市的合规纪录良好;及
  3. 在香港第二上市时的预期市值最少100亿港元。

为符合第二上市的条件,中国发行人必须以大中华地区为“业务重心”(“大中华公司”)并且于香港第二上市时的预期市值少于400亿港元的,须在最近一个经审核财政年度录得最少10亿港元收入。

现时禁止在中国上市的企业在香港作第二上市的规定也将取消。

香港联交所将寻求在香港作第二上市的公司分为以下各类:

(i) 获豁免的大中华公司(即:于《咨询总结》刊发时或之前在合资格交易所作主要上市的大中华公司);

(ii) 不获豁免的大中华公司;和

(iii) 非大中华公司,

以落实不同的规定,包括:

  • 不获豁免的大中华公司必须修订其组织章程文件(如必要),以满足其股东保障水平至少相当于香港规定的水平,而非大中华公司和获豁免的大中华公司只需遵守《上市规则》项下的主要股东保障水平[5]
  • 在香港作第二上市的上述三类公司均自动豁免遵守某些《上市规则》。
  • 《收购守则》将不适用于在香港作第二上市的大中华公司。

上述规定只适用于寻求在香港第二上市的公司。若发行人的股份已大部分永久转到香港市场,该公司被视作在香港双边第一上市,只会获授普遍授予双边第一上市发行人的豁免。


结论和有待解决的问题

香港联交所立志于向新经济公司开放其市场从而抓住市场机遇并回应市场参与者的需求。尽管《咨询总结》载列了修订框架,许多更具体的细节仍有待讨论。

例如:香港联交所明确表示在未来对不同投票权架构的上市公司制定量化业绩评估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其还强调一些被动指数基金不再将不同投票权架构公司的不同投票权股份纳入指数中。《咨询总结》中载列的新规定仍设置了一定的限制。诸如“阿里巴巴合伙人”等更加独特的架构可能继续被排除在香港联交所最新制度之外。

香港联交所计划在2018年第一个季度就建议修订规则开展进一步的咨询。其还将对现有规则和指引开展全方面(例如业务划分、依赖性和竞争)的审阅并将刊发进一步的指引,以便于“新经济”发行人在现有监管框架内上市。美迈斯亚洲的资本市场团队将继续密切关注未来发展。


[1] 香港联交所将“新经济公司”行业定义为包括生物科技、医疗保健技术、网络与直接营销零售业、因特网软件与服务、信息技术服务、软件、计算机与周边设备

[2] 联交所将与市场参与者探讨这个建议的预期最低市值要求,确保有关要求属于合理水平。

[3] “业务重心”测试指在以下各个方面与外国市场的充分联系:(1)发行人的成立地、总部和集中管理所在地,(2)就其法人和纳税登记而言的业务和资产所在地,(3)香港股东人数,以及(4)在香港交易所的交易程度。

[4] 纽约证券交易所、纳斯达克或伦敦证券交易所主板市场

[5] 2013 年9月由证监会和联交所联合发布的《有关海外公司上市的联合政策声明》第一章载列了主要股东保障水平。这些规定包括:基本事宜需要经股东以绝大多数票通过批准,不得修订组织章程文件以增加现有股东的法律责任,除非该股东书面同意有关修订,等等。


This memorandum is a summary for general information and discussion only and may be considered an advertisement for certain purposes. It is not a full analysis of the matters presented, may not be relied upon as legal advice, and does not purport to represent the views of our clients or the Firm. Edwin Kwok, an O'Melveny partner admitted to practice law in Hong Kong and qualified in England & Wales (non-practicing), contributed to the content of this newsletter. Other Asia capital markets partners in O’Melveny who practice Hong Kong IPOs include Geng Ke (Beijing), Portia Ku (Silicon Valley) and Kurt J. Berney (San Francisco, Shanghai). The views expressed in this newsletter are the views of the authors except as otherwise noted.

Portions of this communication may contain attorney advertising. Prior results do not guarantee a similar outcome. Please direct all inquiries regarding New York's Rules of Professional Conduct to O’Melveny & Myers LLP, Times Square Tower, 7 Times Square, New York, NY, 10036, Phone:+1-212-326-2000. © 2017 O'Melveny & Myers LLP.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