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f

《豁免、制裁及和解指南2018》香港篇

九月 5, 2018

 

The Hong Kong chapter of Immunity, Sanctions & Settlements Know-How 2018 published in Global Competition Review (GCR) is now available in traditional Chinese. Should you have any questions about information in the chapter, please contact any of the contacts at left. The English version is available HERE.

《豁免、制裁及和解指南2018》香港篇刊登於《全球競爭評論》(GCR),本文為中文翻譯版。若您對本文有任何問題,請隨時與我們聯絡。如欲閱覽本文的英文版,請按此處



豁免或100%減免制裁

1. 符合寬待資格的首個申請人能獲得哪些益處?

根據為從事合謀行為之業務實體而設的寬待政策(《寬待政策》),香港競爭事務委員會(“競委會”)承諾不會向首個自我舉報合謀行為及符合所有寬待條件的合謀成員,在競爭事務審裁處(“審裁處”)向該成員提起或繼續施加罰款的法律程序。這意味著可完全豁免罰款的制裁。

2. 這些保障是否引伸至現任及前任高級人員、董事和僱員?

根據《寬待政策》,競委會可以與任何在《競爭條例》(《條例》)項下規定的調查或法律程序中予以合作的業務實體訂立寬待協議。該等業務實體包括從事經濟活動的自然人、法人或合夥企業。與業務實體達成的寬待協議一般將寬待(罰款的豁免)引伸至該業務實體的任何現任僱員或高級人員,但條件是該等人士需向競委會提供全面、真誠及持續的合作。《寬待政策》載明,寬待還會引伸至該業務實體的任何代表、前任高級人員或前任僱員,但寬待協議須特別提及該等人士的姓名以及表明他們正與競委會合作。

3. 調查開始後是否還能獲得豁免?

是的。即使已經開始調查(包括當競委會已經行使其正式調查權時),競委會仍可訂立寬待協議。《條例》明確規定,此種情況下寬待“或仍可供”申請。我們的建議是,除非寬待申請人已向競委會提供新的事實或資料,否則競委會可裁定申請人無法申請寬待。從技術角度來看,寬待在法律程序開始後仍可供申請,但是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能申請。

4. 調查開始前需要滿足哪些要求?

寬待(完全豁免)只適用於違反《條例》中第一行為守則的合謀行為。只有業務實體(從事經濟活動的任何實體,包括自然人)才能申請《寬待政策》項下的寬待。寬待通常只提供給向競委會舉報合謀行為,並符合《寬待政策》項下所有寬待條件的首個業務實體。如果業務實體符合《寬待政策》項下的所有寬待條件,競委會將與該業務實體訂立協議,承諾不會提出申請向其施加罰款的法律程序,以換取其在合謀行為調查、以及後續追訴合謀行為其他方中與競委會合作。作為寬待的條件,受到寬待的業務實體必須同意及簽署一份承認參與合謀的同意事實陳述書。競委會及申請人將藉此按《競爭事務審裁處規則》(第619D章)(“《審裁處規則》”)第39條,要求審裁處按《條例》第94條作出命令,宣佈該申請人參與合謀的行為已違反第一行為守則。

5. 調查開始後需要滿足哪些要求?

《寬待政策》沒有規定此種情況下的不同要求標準。儘管《寬待政策》規定,即使已經開始調查,寬待“或仍可供”申請,但我們建議,除非寬待申請人已向競委會提供新的事實或資料,否則競委會可裁定其無法申請寬待。

6. 申請人是否需要承認違反法律?

受到寬待的業務實體需要同意及簽署一份承認參與合謀的同意事實陳述書。至於該陳述書是否可被視作承認違反法律,至今仍有待商榷。按《寬待政策》規定,當競委會決定不針對從事合謀行為的任何其他實體提起法律程序時,競委會不會要求寬待申請人遵守上述(有關事實陳述書的)條件。

7. 合謀行為的主犯或發起人是否符合寬待資格?

是的,但脅迫任何人參與合謀的業務實體無法獲得寬待。

8. 申請人甚麼時候必須停止參與合謀?

在訂立寬待協議後,業務實體需確定其已採取迅速和有效的行動,以停止參與合謀(但競委會同意其繼續參與合謀的情況除外)。競委會可出於實際運作上的原因同意申請人繼續參與合謀。

9. 哪種行為構成終止合謀?

《寬待政策》並未就“迅速和有效的行動停止參與合謀”下定義或提供指引。

10. 申請人是否需要賠償受害者?

受到寬待的業務實體需同意及簽署一份承認其參與合謀的同意事實陳述書,藉此要求審裁處作出命令,宣佈該申請人違反了《條例》的第一行為守則。根據《條例》第110(1)條,因任何被認定為違反行為守則的行為而蒙受損失或損害的實體,皆有權向已違反或正違反該行為守則(包括第一行為守則)的任何實體提出起訴。因此,成功獲得寬待的申請人或會就損害賠償而被起訴。《寬待政策》規定,當競委會決定不針對從事合謀行為的任何其他實體提起法律程序時,競委會不會要求審裁處作出宣佈該申請人違反了第一行為守則的命令。此外,就算競委會決定針對其他合謀參與者提起法律程序,競委會或會與寬待申請人商討向審裁處提出申請的適當時間,以待審裁處就申請人的行為作出命令,藉以確保寬待申請人獲得的條件不比其他參與合謀的實體差。 例如,競委會或會延遲向審裁處尋求針對申請人的命令,直至針對其他各方的法律程序圓滿結束為止。

11. 合資格獲得豁免的申請人可多於一人嗎?

原則上可以。競委會可酌情向任何一位或多位申請人授予全面豁免。然而,《寬待政策》列明,除特殊情況外,競委會不會在同一案件中與多於一名合謀成員訂立寬待協議。因此,預計只有第一名寬待申請人能通過《寬待政策》項下的寬待,獲得全面豁免。當競委會向審裁處建議減免制裁時,同一合謀中的其他業務實體或可同樣地受惠於其合作行為。

12. 如果多於一名僱員向當局舉報合謀行為,申請人是否符合寬待資格?

原則上可以,只要滿足其他寬待條件(包括申請人是第一個向競委會舉報合謀的業務實體)便可。儘管《寬待政策》規定,即使競委會已開始調查,寬待“或仍可供”申請,但我們建議,除非寬待申請人已向競委會提供新的事實或資料,否則競委會可裁定其無法申請寬待。

13. 授予的保護是否可以引伸到任何非反壟斷的違法行為?

《條例》第80條規定,競委會將與業務實體訂立協議,承諾不會因其涉嫌違反《條例》項下的行為守則而向該業務實體提起或繼續施加罰款的法律程序,以換取其在調查或法律程序中與競委會的合作。行為守則僅涵蓋違反反壟斷法的行為。然而,競委會可能不會主動向任何其他公共當局舉報寬待申請人(但具有法定義務的除外)。

14. 競委會就首個舉報的申請人有甚麼保密措施?

《條例》第125條規定,競委會受一般保密義務約束(但《條例》第126條列載了競委會應依法披露機密資料的例外情況,例如,根據審裁處或任何其他法院的命令披露機密資料)。此外,《寬待政策》規定,競委會將盡其最大努力,妥善保護所有“寬待資料”(根據《寬待政策》第5.6條,“寬待資料” 是指“寬待申請人為作出寬待申請及/或根據寬待協議而向競委會提供的任何機密資料;及競委會就寬待申請過程而作的記錄,包括寬待協議”)。《寬待政策》載明,競委會的政策是不發放“寬待資料”,並在有人索取該資料時,以公眾利益或其他理由堅拒此類要求,除非(i)競委會須按審裁處或其他法院的命令、或任何法律規定而作出披露;(ii)寬待申請人同意披露有關資料;(iii) 相關資料或文件文件已為公眾所知;或(iv) 在訂立寬待協議後,競委會已根據《條例》第81條終止該寬待協議。

15. 當局是否就寬待申請頒佈了指引?

《寬待政策》可於競委會的網站上查閱,點擊這裡

16. 香港的豁免規則是否與其他司法管轄區的豁免規則有所衝突?

《寬待政策》與國際認可的最佳做法一致。就申請人必須採取迅速和有效的行動以停止參與合謀的要求(得到競委會同意其繼續參與合謀的情況除外)而言,競委會指出,為免“打草驚蛇” 而讓合謀的其他參與者發覺競委會的調查行動,或為協助其他司法管轄區的競爭事務當局進行調查,競委會可能同意業務實體繼續參與合謀。《寬待政策》載明,作為寬待協議訂約方與競委會合作的業務實體,應向競委會提供他們在其他司法管轄區尋求豁免/寬待的詳情,並交代他們在該等司法管轄區的申請進度。在適當情況下,競委會可要求寬待申請人授權競委會與其他司法管轄區的競爭事務當局交換機密資料,以推動競爭事務當局之間的跨境合作,並避免不一致的監管結果。

豁免申請和標記流程

17. 申請的第一步是甚麼?

寬待申請人可致電競委會的寬待熱線(+852 3996 8010)申請標記。有意申請寬待的申請人或其法律代表可預先聯絡競委會,以在申請標記前查詢能否就某一合謀行為申請標記。這類查詢可以匿名的方式提出,但競委會不會向匿名查詢者發出標記。

18. 申請人需提供哪些資料以獲得標記?

為了獲得標記,業務實體必須就申請寬待的相關行為提供足夠資料。這些資料至少包括:

  • 關於寬待申請人身份的資料;
  • 關於合謀性質的資料(如所涉及的產品及/或服務);
  • 合謀行為主要參與者的資料;以及
  • 舉報合謀行為者的聯繫方式。
19. 完成標記申請需要多長時間?

競委會要求業務實體在特定限期(通常是被告知可申請寬待及該業務實體可申請寬待後的30個曆日)內表達申請意向。但請注意,該30個曆日的期限(或規定的其他期限)不是從標記申請之日開始計算,而是從競委會通知業務實體可通過表達申請意向,從而申請寬待之日期開始計算。

20. 完成標記申請的期限能否延遲?

是的。競委會可考慮延遲申請人完成表達申請意向的限期。在考慮延遲申請時,競委會會考慮寬待申請人為了遵守競委會的原定期限所作的努力。當延遲完成表達申請意向會有阻礙調查的风险時,競委會則可能不會允許延遲。

21. 提交標記申請時需要提供哪些資料?

在授予標記後,競委會將初步判斷被舉報的行為是否合謀行為,以及相關的寬待是否可供申請。競委會作出該等判斷後,將通知標記排名最高的業務實體可以藉表達申請意向作出寬待申請(從而完成提交標記)。申請人可以口頭或書面形式表達申請意向。業務實體可以假設性的方式,或以“無損權益”為前提表達申請意向,但必須包括:

  • 有關合謀的詳細描述;
  • 牽涉在合謀的實體的詳細描述;
  • 寬待申請人在合謀行為中角色的詳細描述;
  • 相關行為的時序;以及
  • 寬待申請人可就有關和某行為提供的證據的描述。

申請意向的內容必須解釋該舉報的合謀行為如何影響到在香港的競爭或其與在香港競爭的關係,讓競委會確定本港對有關合謀行為擁有司法管轄權,並應估算受到該合謀影響的本港銷售額/銷量。在考慮申請意向後,競委會或會要求寬待申請人安排競委會查閱支持該申請意向的證據,或安排競委會與證人會面。在證明違反第一行為守則的法律程序中,競委會將不會利用申請人在表達申請意向階段提供的資料作為不利於該申請人或其他人士的證據。

22. 如果申請人發現了額外資料,標記的範圍能否擴大?

可以,但《寬待政策》對此沒有明確規定,或需要根據個別情況而定。一般而言,競委會需要確定額外資料是否與之前舉報的合謀行為有關,或該資料是否與另外的單獨行為有關。在實務上,如果其他方沒有介入而提出寬待申請,競委會或可把額外資料視為原申請的一部分。

23. 如果第二位申請人提供了更好的資料,首位申請人是否會失去其標記?

不會。競委會將會根據申請意向而提出訂立寬待協議。《寬待政策》規定,競委會若認為申請人已證明其能夠提供全面及真誠的合作以及已完全滿足《寬待政策》的要求,便會向申請人提出訂立寬待協議。但是如果業務實體未能於競委會規定的限期或競委會可能同意的延期限期內完成表達申請意向,《寬待政策》規定該業務實體的標記將自動失效。在此情況下,競委會將邀請標記輪候隊伍中的下一個業務實體作出寬待申請。雖《寬待政策》對此未有規定,但如果申請人未完成標記申請,標記輪候隊伍中的下一個業務實體可能將獲邀作出寬待申請。《寬待政策》明確規定,當寬待協議終止時,競委會將考慮邀請標記輪候隊伍中的下一個排名最高的業務實體提出寬待申請。

24. 如果針對申請人的調查結果顯示並無違法行為,當局該如何處置?

寬待申請人可在與競委會達成寬待協議前的任何時候決定撤回其申請。如果申請人決定在表達申請意向階段不進行申請,競委會將退還申請人已提交的所有資料。

然而,競委會此後可運用其獲取文件和資料的法定權力,要求該申請人提供相關資料。《寬待政策》對於寬待協議達成後業務實體能否撤銷申請未作規定。《寬待政策》的附件所載的寬待協議範本對此也没有規定。除非與競委會經協商後一致的終止寬待協議,否則單方面撤銷申請將被視為違反寬待協議,以致競委會有權終止寬待協議。即使寬待協議被終止,競委會仍可保留業務實體向其提供的資料,並在此後用作指證該寬待申請人及其他實體的證據。

25. 如果當局決定不調查應如何處置?

如果競委會決定不調查,競委會將通知寬待申請人。如果未訂立寬待協議,競委會將退還寬待申請人在表達申請意向階段所提供的資料。《寬待政策》没有規定標記此後是否仍然有效。就如果競委會決定不調查時的終止情形,《寬待政策》的附件所載的寬待協議範本没有規定。然而,競委會和申請人在該情形下可同意終止寬待協議。競委會不得單方面終止寬待協議。

尋求豁免的合作義務

26. 申請人需提供哪些資料?

如果競委會在申請人表達申請意向後,認為其符合《寬待政策》下的寬待條件,競委會將要求申請人簽署一份寬待協議,其形式與《寬待政策》的附件所載的寬待協議範本相同。寬待協議將要求申請人確認其已經並將繼續向競委會作出全面及真誠的披露,並且將以自身資源繼續與競委會合作,包括在向其他從事合謀行為的業務實體提起的法律程序中與競委會合作。在訂立寬待協議後,申請人須向競委會提供所有相關合謀行為的資料及證據(享有可免交出特權的資料除外)。

27. 申請人是否需作出書面承認?

寬待申請人必須同意及簽署一份承認參與合謀的同意事實陳述書,而該陳述書的內容須得到競委會的同意。競委會和申請人將藉此共同要求審裁處作出命令,宣佈該申請人參與合謀的行為已違反《條例》的第一行為守則。亦請參照第10題的答覆。

28. 第三方能否取得申請人提供的資料?

正如第14題的答覆中所提到,《寬待政策》規定,競委會將盡其最大努力,妥善保護所有“寬待資料”(根據《寬待政策》第5.6條,“寬待資料”是指寬待申請人為作出寬待申請及/或根據寬待協議而向競委會提供的任何機密資料;及競委會就寬待申請過程而作的記錄,包括寬待協議)。《寬待政策》載明,競委會的政策是不發放“寬待資料”,並在有人索取該資料以公眾利益或其他理由堅拒此類要求,除非(i)競委會須按審裁處或其他法院的命令、或任何法律規定而作出披露;(ii) 寬待申請人同意披露有關資料;(iii) 相關資料或文件已為公眾所知;或(iv) 在訂立寬待協議後,競委會已根據《條例》第81條終止該寬待協議。

29. 如果申請人的一名或多名僱員拒絕合作,申請人是否會失去保護?

原則上,如果寬待協議的業務實體繼續遵守其在寬待協議下的義務(或如果屆時尚未訂立寬待協議,繼續遵守寬待條件),競委會或會中斷與不合作的僱員的寬待協議或寬待條件。《寬待政策》的引言似乎已經印證這一點,競委會解釋, 倘若業務實體訂立寬待協議,寬待一般會引伸至該業務實體的任何現任高級人員或僱員,但前提是“相關個人在調查及任何隨後的法律程序期間與競委會全面、真誠及持續地合作。”《條例》第81條(適用於終止寬待協議)規定,只有業務實體不合作才會構成寬待協議終止的理由。但是,當局可能難以斷定, 個別僱員的不合作行為是否等同於業務實體的不合作行為。

30. 如果申請人某位僱員在申請前後參與阻礙性的行為,申請人是否會失去保障?

原則上,如果寬待協議的業務實體繼續遵守寬待協議下的寬待條件(主要是關於合作的條件)或其義務(如果已經就此達成協議),競委會或會中斷與相關僱員的寬待協議或寬待條件。如果已經達成寬待協議,《條例》第81條規定,競委會可在以下情況下終止協議:

  • 競委會有合理理由懷疑其訂立該寬待協議的決定所基於的資料在要項上屬不完整、虛假或誤導性;
  • 寬待申請人被裁定違反《條例》第三部分所訂的罪行,例如,銷毀、偽造文件或阻撓競委會的調查,或
  • 競委會信納寬待協議的另一方沒有遵守寬待協議的條款。

《條例》沒有列明某一名僱員的阻撓行為可導致寬待協議被終止,除非該僱員的行為可被視為該業務實體的行為。

31. 申請人是否需提供受到律師-客戶特權或工作成果原則保護的資料?

無需提供。《寬待政策》的附件所載的寬待協議範本列明,申請人只需向競委會提供不受特權保護的資料,享有律師-客戶特權的資料則無需提供。根據香港法律,這包括與公司內部律師的建議以及與私人執業的律師的通訊。香港法律對工作成果原則沒有特別的規定或豁免。

授予豁免

32. 當局如何宣佈其不起訴或不制裁的承諾?

在與寬待申請人訂立寬待協議後, 競委會同意不按《條例》第93條向申請人提起施加罰款的法律程序或向其提起任何其他法律程序(為了獲得宣佈寬待申請人違反第一行為守則的命令而提起的程序除外)。雖然競委會的政策是不公開寬待協議,但一旦競委會向合謀的其他方提起法律程序,預計寬待受惠人的身份將為公眾所知。

33. 當局是否會書面記錄其承諾?

是的。競委會將與成功申請的寬待申請人訂立書面寬待協議。但是,寬待申請人或可與競委會商議,可否以無需申請人簽署的方式訂立協議。

34. 誰可查閱申請人提供的文件?

請參照第28題的答覆。

35. 當局是否公布了授予豁免的信函範本?

競委會在《寬待政策》附件A(第15頁)公佈了與從事合謀行為之業務實體的寬待協議範本,請參照這裡

個人豁免或寬待

36. 是否存在個人豁免計劃?

《寬待政策》的引言規定,該政策不適用於競委會與非業務實體(業務實體是指從事經濟活動的實體)的人士所訂立的寬待協議。競委會聲明,其將因應每宗個案的情況決定如何適當地對有關人士(包括非業務實體的自然人,例如,僱員)行使其執法酌情權。競委會雖然沒有公佈對於個人的政策或計劃,但仍然可以向個人授予寬待。在CTEA 1/2017 Competition Commission v Nutanix and others一案中, 競委會與一名自然人達成了合作協議,並根據該協議向該人士授予豁免,以換取指证其前僱主的證據。

37. 如何申請個人豁免?

雖然競委會沒有就申請個人豁免的程序作出指引,但申請寬待的個人可預先致電競委會的寬待熱線(+852 3996 8010)查詢。另外,也可由律師代表自己提出申請。

38. 符合申請資格的標準是甚麼?

競委會沒有公佈符合申請資格的標準,但或會酌情向個人授予寬待。《條例》第80條規定,競委會可以因應其認為合適的條款與實體訂立寬待協議,以換取該實體在調查或法律程序中的合作。雖然目前尚不完全清楚該“實體”是否包括非業務實體的自然人,但競委會在任何情況下都期望申請豁免的任何個人提供全面、真誠和持續性的合作。為符合豁免資格,該人士應提供關於合謀行為的證據,願意提供證人陳述書,並在必要時在審裁處的法律程序中作證。

撤銷豁免

39. 甚麼情況下能撤銷公司豁免?

《條例》第81條規定,競委會可在以下情況下終止寬待協議:

  • 該協議的另一方同意終止該協議;
  • 競委會有合理理由懷疑,其訂立該協議的決定所基於的資料,在要項上屬不完整、虛假或具誤導性;
  • 協議的另一方被裁定違反《條例》第三部分所訂的罪行(例如,銷毀、偽造文件或阻撓競委會的調查);或
  • 競委會信納寬待協議的另一方沒有遵守寬待協議的條款。

終止寬待協議前,競委會必須聽取協議另一方的申辯,以及競委會認為可能受惠於該協議的任何其他方的意見。

40. 何時可以撤銷?

只要符合撤銷條件,即可隨時撤銷。

41. 撤銷前競委會需作出哪些通知?

如競委會認為個案已合符終止寬待協議的條件,以致可以終止寬待協議,便會向協議訂約方口頭表達其關注,並給有關訂約方7個曆日的時間以採取必需措施糾正有關情況。此後,競委會將按照《條例》第81條所載的程序處理:

  • 首先,競委會將書面通知訂約方,及競委會認為可能受惠於該協議的任何其他人士,表明擬議的終止日期和終止理由。
  • 按《條例》第81條發出的通知將列明向競委會作出終止陳述的擬議期限(不少於30日)。

終止協議前,競委會必須考慮對所有有關擬議終止的陳述

42. 申請人能否對撤銷決定提出司法挑戰?

可以。根據《條例》第83條,終止寬待協議的決定是可被覆核的

減免制裁

43. 寬待計劃是否可減免對申請人的制裁?

根據《寬待政策》,只有首個申請人才能獲得寬待(完全豁免),但在執法程度而言,針對願意與競委會合作的其他業務實體的執法行動會比不合作一方輕。《寬待政策》規定,如有關業務實體與競委會合作,競委會將按照其執法酌情權對待該等業務實體。《寬待政策》規定,如有些業務實體曾參與合謀行為但並不符合寬待資格,競委會或可對該等業務實體行使不同方式的執法酌情權。具體而言,如該等業務實體與競委會合作,競爭會可向審裁處建議減少該業務實體的罰款。如競委會尋求減少罰款,競委會可與表現合作的業務實體共同向審裁處陳述該業務實體合作的時間、性質、程度及價值,並就審裁處可能施加的罰款作出共同陳述。《寬待政策》規定,競委會在評估業務實體的合作時將考慮一眾因素,包括業務實體(《寬待政策》第4.4條)是否:

  • 曾為尋求合作而從速接觸競委會;
  • 提供了有關合謀行為的重要證據;
  • 作出了全面和真誠的披露,並在競委會的調查及有關法律程序進行期間持續全面和迅速地合作;
  • 曾脅迫任何人參與合謀;及
  • 在與競委會的交涉中真誠行事。

據了解,競委會目前正考慮發佈關於與非 “首個”申請人的其他方和解及/或合作的政策,從而增加或補充《寬待政策》在這一方面的指引

44. 競委會就尋求減免制裁的程序有甚麼規定?

尋求減免制裁並無特定的程序。競委會的《執法政策》規定,如任何人士在任何時間希望在競委會的調查中與競委會合作,競委會會把該等人士的合作列入考慮之列,以相應的決定針對相關人士執法行為。有意與競委會合作的一方應及時與競委會聯繫。

45. 是否有類似豁免申請的標記程序?

沒有,但《寬待政策》規定,競委會在考慮如何行使其執法酌情權時,競委會將考慮相關業務實體是否及時與競委會聯繫及合作,以及是否提供了關於合謀行為的重要證據(假設競委會已經持有有關證據)。因此建議有意申請標記的實體盡早提出申請。

46. 減免制裁是固定還是酌定?

競委會行使其執法酌情權決定某業務實體是否符合因合作而獲得減免制裁的要求。競委會決定減少罰款時並不受任何固定金額約束,而審裁處亦不受競委會就減少罰款提出的建議約束。到目前為止,審裁處尚未有和解或類似的法律程序,所以審裁處是否會跟隨建議而減少罰款,或尊重各方共同申述中提出的協議罰款,仍存在不確定性。

47. 如何計算減免制裁?

競委會沒有就計算減少罰款提供具體的指引。在考慮是否向審裁處建議減輕罰款時,或與各方商議共同向審裁處尋求經協議的罰款時,競委會將考慮下列因素:提供合作的程度;是否及時與競委會聯繫;是否提供了重要證據;合作方是否曾脅迫任何其他人士參與合謀;以及是否在與競委會的交涉中真誠行事。儘管如此,審裁處仍然保留對施加罰款程度的最終酌情權。

48. 是否有確定制裁的指引?

無。

49. 如申請人合作時披露了可導致自己入罪的資料,從而擴大了當局所知行為的範圍,計算罰款時是否會參照該等行為而調整罰款?

業務實體的合作程度和合作範圍,包括提供的資訊及有關資訊是否屬於和謀行為的重要證據,將影響競委會是否向審裁處建議減少罰款金額及建議的罰款程度。如競委會與表現合作的業務實體就罰款的共同陳述達成協議,後者提供的資訊性質亦會影響前者向競委會提議的罰款程度。

根據個別案件情況而定,如果某行為可與其他行為分割開來,競委會或會同意不就該單獨行為尋求罰款。同樣地,業務實體或可爭辯,新的行為明顯有別於其他合謀行為,從而構成可另外予以寬待的單獨行為。

50. 對於豁免申請人(假設已有豁免申請人)之後的首個合作的申請人,是否有固定或酌定減免制裁?

無。在考慮是否向審裁處建議減免制裁,或與各方商定向審裁處尋求的經協議的減免制裁時,競委會將考慮上述因素。

51. 除減少罰款外,首個非豁免申請人能否獲得額外誘因?

《寬待政策》僅規定,競委會可對不符合寬待資格的業務實體行使不同形式的執法酌情權,包括向審裁處建議減少罰款及/或作出其它適當命令。表現合作的一方可與競委會討論是否需作出進一步命令(以罰款以外的方式)及/或可能尋求的任何特定其他命令的條款。

52. 競爭事務當局有否公佈關於減免制裁的指引?

沒有。

53. 當局是否訂明“附加寬待”的條款?

沒有。但是,競委會應可在適當情況下促請審裁處予以附加寬待。只要附加寬待能為第二次合謀提供豁免,附加寛待便能透過《寬待政策》實現。競委會可向審裁處建議減免給予首次合謀的實體制裁,但最終由審裁處決定。

54. 如何計算附加寬待的減免制裁?

實務中對此沒有規定。

關於減免制裁的合作義務

55. 合作義務是否與豁免申請人的責任類似?

為減免制裁而合作的義務與適用于寬待申請人的責任類似。具體而言,業務實體必須作出全面和真誠的披露,並在競委會的調查及有關法院程序進行期間持續、全面和迅速地與競委會合作。同時,業務實體須在與競委會的交涉中真誠行事。

56. 申請人是否須提交書面承認?

迄今為止,實務中對此沒有規定。原則上,競委會可要求合作的一方同意並簽署一份同意事實陳述書,承認參與有關合謀行為,藉此要求審裁處作出施加罰款的命令。

57. 第三方是否可查閱申請人提供的資料?

無損權益特權可適用于申請人與競委會之間的若干通訊。如申請人提供給競委會的現存文件與相關的法律程序有關,則可能需在法律程序中披露該等文件。

58. 如果申請人的一位或多位僱員拒絕合作,申請人是否還符合減免制裁的資格?

競委會會否向審裁處建議減免制裁取決於競委會如何行使其執法酌情權;表現不合作的僱員會否影響競委會的立場則需視乎案件的個別情況而定。

59. 如果申請人某位僱員在申請前後參與阻礙性的行為,申請人是否會失去保護?

競委會會否向審裁處建議減免制裁取決於競委會如何行使其執法酌情權;參與阻礙性行為的僱員會否影響競委會的立場則視乎案件的個別情況而定。

60. 申請人是否需提供受到律師-客戶特權或工作成果原則保護的資料?

不需要。請參照第31題的答覆。

61. 申請人可否對減少罰款的金額提出反對?

申請人可以在審裁處的法律程序過程中提出反對(惟經協議而施加的罰款除外)及/或上訴。

和解

62. 如何展開和解過程?

競委會《執法政策》規定,任何人士可在“無損權益”的情況下聯絡競委會,以探討和解方案。除此情況及《寬待政策》的數個細項外,競委會目前尚未就和解作出任何指引,但據悉相關的政策或指引已在其考慮之列。被調查方或競委會均可提出和解。

63. 和解各方是否必須在和解協議中商定制裁金額?

目前,實務中對此沒有規定。根據《審裁處規則》第39條,如競委會與被調查方已就有待審裁處作出的命令的條款達成協議,則須將已協議的條款(或具體數字或範圍)送交審裁處批准。審裁處可在考慮已協議的條款及由各方呈交以支持該條款的任何資料後,作出基於各方同意的命令。

64. 法院在和解過程中有甚麼職責(如有)?

《審裁處規則》第39條規定,如競委會與被調查方已就有待審裁處作出的命令的條款達成協議,該已協議條款必須由競委會或其代表與被調查方簽字,並送交審裁處批准。審裁處可在經聆訊或不經聆訊的情況下,並在考慮同意已協議的條款及由各方呈交以支持該條款的任何資料後,作出基於各方同意的命令(包括施加罰款)。《競爭事務審裁處實務指示1》補充規定,按《審裁處規則》第39條作出的申請應附有同意事實陳述書。

65. 是否會公佈和解協議(包括任何承認事實的陳述)?

審裁處認為,至少在達成協議前,和解方與競委會之間的通訊受“無損權益”特權保護(參照Nutanix ¶¶61, 74)。如果藉《審裁處規則》第39條達成和解,同意事實陳述書在一般情況下將成為公開資訊。

66. 是否要求承認不法行為?

《競爭事務審裁處實務指示1》規定,申請《審裁處規則》第39條項下經各方同意的命令時,應隨附一份同意事實陳述書。

67. 訂立和解協議的公司是否一定可獲減免制裁?

不是。競委會可行使其執法斟酌權以決定並向審裁處建議減輕罰款,但最終減輕罰款(如有)的程度將由審裁處決定。目前尚不清楚審裁處是否會按照建議行事,或是會遵從任何經各方同意的制裁程度或制裁範圍。

68. 是否所有調查對象均需在當局主動展開和解程序前同意展開該程序?

不需要。

69. 當局是否會與拒絕合作的調查對象和解?

似乎不太可能。凡是藉《審裁處規則》第39條作出的命令,進行和解時應隨附一份同意事實陳述書,此條件在不合作的情況下是無法達成的。

70. 倘若在達成協議前終止探討和解方案,探討過程中提供的資料或陳述書可否被用作指證其他方?

審裁處裁定,至少在達成協議前,和解方與競委會之間的通訊受“無損權益”特權保護(參照Nutanix ¶¶61, 74)。因此倘若終止探討和解方案,競委會不得使用其與和解方之間的通訊內容指證其他方。然而,競委會仍可決定自行發起調查,並向已終止探討和解方案的其他方行使調查權,而不受特權保護的現存文件或證據則可被披露。

71. 和解協議中的任何一方可否在訂立協議後撤銷協議?

不可以。

72. 競爭事務當局是否公佈關於和解的指引?

競委會的《寬待政策》和《執法政策》(¶¶4.1-4.5)鮮有就和解程序作出指引。當局目前並未自行訂立任何和解指引,但據悉現正考慮發佈該等指引。


關於美邁斯律師事務所

美邁斯認為遠比“做甚麼”更為重要的是“如何實現”。跨越行業與地域的界限,無論是在董事會的會議室裡還是在法庭上,美邁斯以客戶取得的成功來衡量自身的成就。在與客戶的互動中,我們盡力在為客戶獲得成功的同時提供令人滿意的美邁斯服務體驗。我們的最大成就即確保您無需在資深律師和卓越服務之間做艱難的選擇。因此請告訴我們,您想獲得甚麼成就?

無論我們是將客戶與新的商業機會聯繫起來、合作制定克服障礙的戰略、還是交換創意以實現價值最大化,客戶的業務目標就是我們的議程。

我們的承諾以最佳法律成果為起點,但並不止於此。 它還意味著:

  • 瞭解客戶的目標、企業和文化以及他們自己團隊的任何成員;
  • 退後一步,全面瞭解取得成功的原因;
  • 客戶需要我們在哪裡,我們就在哪裡,客戶何時需要我們,我們就在那時出現;
  • 運用最有效的方法始終如一提供卓越的成果;
  • 動員強大、多元化的團隊,提出創造性方法解決問題;及
  • 成為客戶最大的支持者,同時也是客戶所做的一切的最強大盟友。

這是我們自然而然運用的方法。在我們的核心,您會發現追求卓越、爭做先導和創新及深深的公民責任感。這些由我們創始人確立的特性領導了我們130多年,迄今為止對我們的方方面面依然很重要。

www.omm.com


This memorandum is a summary for general information and discussion only and may be considered an advertisement for certain purposes. It is not a full analysis of the matters presented, may not be relied upon as legal advice, and does not purport to represent the views of our clients or the Firm. Philip Monaghan, an O'Melveny partner licensed to practice law in England & Wales, Ireland, and Hong Kong, Charles Paillard, an O'Melveny associate licensed to practice law in France and a registered foreign lawyer in Hong Kong, Candice Wu, an O'Melveny counsel licensed to practice law in Hong Kong and England & Wales, and Alvin Sin, an O'Melveny associate licensed to practice law in Hong Kong, contributed to the content of this newsletter. The views expressed in this newsletter are the views of the authors except as otherwise noted.

© 2018 O’Melveny & Myers LLP. All Rights Reserved. Portions of this communication may contain attorney advertising. Prior results do not guarantee a similar outcome. Please direct all inquiries regarding New York’s Rules of Professional Conduct to O’Melveny & Myers LLP, Times Square Tower, 7 Times Square, New York, NY, 10036, T: +1 212 326 2000.